|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七百六十七章诅咒

吕左又是姜子牙最具术法天赋的直系子嗣,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么便应该熟练掌握了吕氏的绝大多数施法。

而丘穆公与齐哀公又都是吕齐王室的核心成员,他们的墓中出现的一些术法与法器也应该都与吕氏的术法有关。

因此吴良有理由认为:巫女呼身为吕左在倭国留下的后人,倘若继承了吕左的一些术法与相关记载的话,那么便有可能帮助他解读那些至今未解的谜题,而这对于吴良来说亦是一个意外之喜。

“先祖的确留下了一下东西。”

巫女呼点头承认道,“可惜先祖的大部分术法已经失传,多是一些传记体类型的记载罢了,吴太史若是感兴趣……我也只能说一声抱歉,因为这些皆是我族的不传之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外人透露。”

“既然呼姑娘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不能强人所难。”

吴良则坦然笑道,“其实我问起这些也并非是为了窥探你族的秘密,只是此前我曾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过两座古齐陵墓,其中一座便是呼姑娘方才提到的与你家先祖吕左干系颇多的丘穆公吕印,而另外一座则是不久之后的齐哀公吕不辰,在这两座古墓中,我得到了一些自己的学识无法解读的东西,因此想请呼姑娘帮忙瞧瞧,或许能够助我解开这些迷题。”

“吴太史曾去过丘穆公的陵墓?”

巫女呼闻言自是颇为意外,毕竟丘穆公对于吕左这一脉的后人来说,绝对都不会陌生,而后来的齐哀公吕不辰,与他们便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与此同时。

巫女呼心中还多少产生了一些微词,因为吴良这个“机缘巧合”用的实在是有些牵强。

陵墓是这么地方?

那可是埋葬死人的阴宅,正常人见到这种地方都会尽量远离,免得招惹上不干不净的东西,更不要说“机缘巧合”之下进了两座陵墓,而且还都是吕齐王室的陵墓。

这教巫女呼不得不怀疑,吴良与吕齐王室是不是有什么私仇,不然又怎会与吕齐王室的陵墓那么有缘,就好像特意盯着吕齐王室的祖坟一样?

想着这些,巫女呼不由回忆起了吴良方才处理尸骨与遗物的专业手段,还有瓬人军使用的那种似铲非铲的兵器,以及吴良身上那些五花八门的“专业”器具……

这一刻,巫女呼终于对吴良的职业产生了些许怀疑。

“不错。”

吴良微微颔首。

巫女呼收回心思,接着又有些好奇的问道:“不知吴太史究竟在丘穆公与齐哀公的陵墓中得到了什么东西?”

“这些东西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等回了陈留之后,若呼姑娘决定帮我,我再带呼姑娘前去查看不迟。”

吴良故意卖了个关子道。

这倒不是在搪塞巫女呼,毕竟对于不了解的东西,吴良也没有办法精准的描述出来,自然还是教巫女呼去查看实物比较稳妥。

吴良也并不怕泄露什么秘密。

反正他肯定不会将那些东西交给巫女呼,只是教她帮忙瞧瞧而已,而在这之后,巫女呼也就该随倭国使团一同返回倭国了,此生恐怕不会再有踏足天朝的机会。

而眼下之际,还是应该先处理好眼前的事情,搞清楚“太公印”出现异常的根源。

“吴太史如此信任我,我自然也不能拂了吴太史的面子,不过丑话还需说在前头,我也不确定是否能够帮到吴太史,到时候吴太史可莫要怪我。”

巫女呼果然应了下来。

“呼姑娘放心,我岂是那蛮不讲理之人?”

吴良咧嘴笑道。

“……”

巫女呼这次没有接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此处无声胜有声。

……

瓬人军兵士的工作效率很高。

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便已经将那颇为壮观的树根完全剖开,最后果然在树根底部最中心的位置找到了一个木箱子。

此刻这木箱子亦是已经腐朽,上面的边角都已经裂开了口子。

瓬人军兵士们知道吴良的习惯,因此发现木箱子后并未私自移动,而是立刻保护好现场将吴良清了过来。

吴良带上手套来到近前。

先是借着火把的光芒透过木箱上裂开的口自向里面瞄了一眼,见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这才取出毛刷细细清理掉了粘附在木箱表面的沙土。

很快木箱便完整呈现在了面前。

可惜这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木箱,上面没有装锁,也没有金属合页,更没有那些能够证明时代的花纹装饰。

木箱的盖子只是使用铜钉像钉棺材一样钉了起来。

实际上木箱的造型本身也与棺材有些类似,只是比例上显得略短了一些,如果里面放置的正是吕氏族谱的话,倒有一些将吕氏彻底终结于此的意味。

如此查看过一番。

确定这个木箱没有任何考古价值之后,吴良终于拿过来一兵工兵铲,在典韦与杨万里的协助下,尽可能小心的将木箱的盖子撬了起来。

然而就算如此,木箱那已经腐朽的木料亦是发生了不可逆的破损,盖子与一块侧板已经彻底碎裂。

不过这不重要。

吴良很快便将这些碎木清理干净,查看木箱之中的事物。

入眼是一块与木箱底部相当的……应该是青铜板,不过这块青铜板同样遭受了一定程度的腐蚀,上面有些泛绿的锈迹已经集成了块,与通过木箱缝隙进入的沙土掺合在一起,根本无法看清楚上面可能存在的问题与图桉。

“……”

看到这一幕,吴良不由的有些担心。

这种程度的腐蚀极有可能就算通过清理也无法清晰呈现上面原有的内容,若是如此,吴良没有后世先进的修复手段,便只是得到了一块毫无用处的青铜板。

siluke/0/112/112504/《诸世大罗》

不过通过这块青铜板所在的位置与木箱竖板的高度进行对比,可以判断出青铜板的下面应该还有东西。

希望有这块铜板的阻挡,下面的东西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吧……

吴良心中想着,为了防止下面的东西与这块铜板存在某种关联,贸然搬动可能对下面的东西造成损坏。

因此他决定先将外面这个已经没有任何用处的木箱的侧板拆除,先从侧面入手对青铜板下面的东西有一个初步了解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清理工作。

……

在典韦与杨万里的协助之下,开箱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

彻底拆除木箱四面的竖板之后,吴良终于看到了青铜板下面究竟放置了什么东西——也是青铜板。

加上最上层那块严重腐蚀的青铜板,总共有六块相同规格的青铜板摞在一起。

而在这些青铜板的一侧,吴良还看到了些许皮革的残留物,这些皮革大概也就一指头宽,已经全部发生了断裂。

同时吴良还在最上面的那块青铜板一侧的两个比指头略粗一些的小洞中,也发现了一些相同皮革的残留物。

通过这个小细节,再结合巫女呼此前提到的“青铜书”的说法。

吴良立刻便联想到了这些皮革的用途:那些摞在一起青铜板便是书页,而这些皮革则是装订书页的绳索,通过那两个孔将所有的青铜板扎在一起,便形成一部与后世的纸质书籍极为相似的青铜书!

“杨万里,再去取一块布来铺好,带几个人在坑外接应。”

“典韦,你与我一起将这些青铜板搬出来,小心一些,一块一块搬,务必轻拿轻放,千万不可失手。”

分别给典韦与杨万里分派了任务,吴良先是尝试着移动了一下最上面的那块腐蚀严重的青铜板。

这些青铜板每块只有0。5公分的厚度,面积则相当于两张A4纸。

任何一个专业的考古人员都应该知道,青铜是铜锡或铜铅合金,这样的合金深埋地下、尤其是没有得到妥善保存的情况下发生会一些除氧化之外的化学反应,导致合金的锡或铅逐渐析出,从而在极微小孔洞,这些小孔洞使用肉眼未必能够看到,但却一定会使青铜器的质地变脆。

而这种规格制式的青铜板则只会更加脆弱,别看它是金属之地,其实轻轻一摔,或是稍微用力掰上一下便有可能致其发生断裂,因此必须十分小心。

“诺。”

两人应声照办。

如此在两人的配合之下,一块一块青铜板被安然无恙的取出,最后全部平铺在了杨万里提前命人铺设的麻布上。

而在抬起最上面的那块青铜板的之后,吴良才终于放心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在下面的铜板上看到了镂刻出来的颇为清晰的文字,即是说下面的那些青铜板除了边缘之外,均未受到太过严重的腐蚀。

不过这过程中,吴良实在腾不出空来解读其中的内容,只能等搬运工作完成之后到了上面再说。

而当吴良终于从坑内爬上来时。

早就已经凑到那些青铜板前面的于吉便已经冲吴良喊了起来:“公子,这的确是吕氏的族谱,上面记载了自姜太公起每一任齐王极其子嗣的名字,一直延续到了齐康公这一代,应该不会错,只是……”

“只是什么?”

吴良一边向这边走着,一边好奇问道。

“只是前面头一块青铜板背面所刻的内容却是十分晦涩,看着好像是吕氏族谱的序章,可细读之下却又不太像,反倒更像是一段诅咒之辞。”

于吉不太自信的说道。

“稍等,我瞧过再说。”

说着话,吴良已经来到了近前。

刚才搬运的时候,他便已经注意到这些青铜板正负两面都刻有文字,乃是最大化的利用了上面的空间。

如今再平心静气的看去,吴良率先注意到的便是刻在最明显位置的姜太公的姓名:姜姓、吕氏、名尚、字子牙、号飞熊。

上面自然没有标点符合,不过却留有一些间隔,使得断句变得简单了许多。

在姜太公的名字下面,则总长至幼分列了各个子嗣的姓名,其他的不必多说,这些姓名吴良早在《穆公传》中看到过,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唯一缺少的便是第十三子吕左的姓名。

不过这个人的姓名一看就是后来才被抹除的,因为在本该刻有其姓名的那片区域,有一块十分明显的后期使用铜水填补并且打磨过的痕迹。

这个细节足以证明,眼前的族谱正是吕氏王族最原始的族谱,如假包换。

确定了这一点。

吴良才终于看向了第一块腐蚀严重的青铜板,此刻被腐蚀的那一面被反转了过去,正好可以看到背面那些保存尚且完好的镂刻文字。

这上面的确有一大段晦涩难懂的内容与文字,于吉都没有办法解读出来,吴良自然也难以理解其中的意思。

不过在这段文字接近末尾的地方,吴良倒是看到了几个比较熟悉的词汇:天地不容、人神共诛、死无葬身之地……

“这……”

的确像于吉所说那般,如果只提一般人看得懂的几个词汇,这的确像是一段咒语,而并非族谱的序章。

“吴太史,我可以上前观看么?”

这次巫女呼倒是学乖了许多,并未私自上前,而是直到此刻才向吴良发出了申请。

“过来吧。”

吴良点了点头,一边给她让出一个空荡来,一边顺口问道,“对了,你家先祖留下的记载中,可曾提到这个族谱,尤其是族谱最前面的这段文字是什么意思么?”

“容我瞧瞧。”

巫女呼这才来到近前,伸着脖子向青铜板上望去。

与吴良一样,她也是率先望向了姜太公与姜太公之下各个子嗣的姓名,最终看到了那处本该属于吕左却被填补打磨过的区域。

“……”

巫女呼的眉头随之微微蹙了一下,也并未多说什么,接着才看想了吴良所知的那段连于吉都无法完全解读的文字。

如此看了大约1分钟的样子。

巫女呼的面色逐渐复杂起来,终于抬头看向身边的吴良,开口说道:“吴太史,可否将这块青铜板翻过来,教我看看后面又刻了什么。”

“那一面腐蚀严重,上面的文字尚不知是否保存了下来。”

吴良说道,“不过我可以先尝试清理一下上面的锈迹,或许还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本章节结束------------------------------------------------>>>

[ 上一章 ] | [ 下一章 ]

发表评论成功